试论强制隔离戒毒所文化建设

发布时间:2017-07-19 08:57:38    来源:北京市教育矫治局    字体:      浏览次数:

  【内容摘要】场所文化,包括精神文化、物质文化和制度文化:精神文化是核心;物质文化是基础;制度文化是保证。本文结合《禁毒法》中戒毒人员三个属性,就如何进一步加强新常态下戒毒场所文化建设,谈几点浅见。

  【关键词】 三个属性 文化功能 顶层设计 文化认同

  正文:

  根据有关《禁毒法》制定过程中遵循的指导原则,戒毒人员具有违法者、受害者、病患者三重属性。首先,戒毒人员是违法者,“法”上的这一属性授予了警察的执法权力,是对违法者的管理。其次,戒毒人员是受害者,这就要求,戒毒场所和戒毒警察要给予戒毒人员包容、理解和接纳。再次,戒毒人员还是病患者,戒毒场所要给他们提供生理、心理、认知、行为、劳动等多方位的综合治疗服务。以上这些属性和马斯洛人的五需要层次论要求,戒毒场所文化建设应具备管理、治疗、教育的多种功能,从精神、制度、行为、物质的顶层设计上,体现以上功能,形成场所整体戒治文化氛围和文化认同。

  一、场所文化建设的内涵

  1.场所文化是什么:我们认为场所文化是戒治工作实践中逐步形成而存在的,体现着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的精神和理念、原则和制度、运作时间和行为方式、物质载体和物化形态,是精神文化、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物质文化的总和。其中,精神文化是以价值观念、道德风尚、理想信念、精神追求为核心,以戒除毒瘾、保持操守为目标和宗旨,渗透在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物质文化中,能够对民警和戒毒人员产生持久和无形的作用,决定着戒毒事业的发展方向;制度文化是戒毒工作实践中总结的,民警和戒毒人员都应该遵循的组织规程、行为准则和运行机制,体现戒毒工作特有的价值理念,规范民警和戒毒人员行为方式,是实现价值追求的重要手段。行为文化是围绕着戒毒工作目标和价值追求,所有戒毒工作内容的综合,还包括在执法过程以及民警和强戒人员人际关系互动过程中形成的礼仪、仪式和行为准则;物质文化是指能够体现强戒工作的观念、价值与行为规范,各种具有物质特质的符号系统,是组织和群体的外在形象和传播给社会公众的外显性视觉对象。

  2.场所文化的特征:一是场所文化具有法治文化特征。强戒场所是国家的执法机关,人民警察是戒毒场所的执法主体,这就要求我们要秉承良好的法治精神、法治意识、法治理念、法治习惯,贯穿到每一个执法环节,既依法、严格管理确保执法公平正义,又科学、文明管理保障强戒人员合法权益。

  二是场所文化具有双重主体的特征。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内有两个主体,一个是执法的民警,一个是戒毒人员。文化建设就是要以这两部分人为主体,开展针对性的构建。警察文化就是职业价值取向,是特有的思想、道德、精神、作风、意志、品质等方面的总和。戒毒人员文化就是戒毒人员在戒治生活中的价值认同、语言行为习惯、兴趣爱好等。

  三是场所文化具有戒治矫正特征。一方面,治疗特征是通过开展所区硬件文化建设,对戒毒人员予以正面宣传教育和引导,让戒毒人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和法纪观。通过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可以发挥调节、减压的作用,调节戒毒人员的情绪和情感,缓解特殊的拘禁心理,激发对美好生活的乐趣和热情。另一方面,矫正特征是通过严谨的制度建设和行为规范,帮助戒毒人员养成服从大众普遍价值观念和法制约束的意识。

  二、场所文化建设的必要性

  1.场所文化建设是弘扬主旋律的实现途径。“中华文化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团结奋进的不竭动力”。积极、健康、文明的场所文化不仅是凝聚警力的重要方法,也是潜移默化影响戒毒人员实现自我救赎、自我改造、自我成长的重要载体。戒毒的过程既是戒毒人员戒除不良习惯的过程,更是对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重塑。通过营造有认同感和归宿感的文化氛围,形成普世文化理念,从而影响外在行为,戒除毒瘾,并自觉保持操守。

  2.场所文化建设是维护所管安全的基础。场所文化作为一种维护所管安全的软实力,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一方面,可以凝聚警心,使警察成为维护所管秩序的主导。另一方面,通过安全文化的教化,使戒毒人员认识到自己所处的地位,实现内心对违法违规事实的认同,让他们也成为维护所管安全的积极力量。以戒毒人员的“意识稳”控制“行为稳”,从而实现强戒场所的平安。

  3.场所文化建设是戒治工作的内在要求。民警和戒毒人员特有的思想观念、心理素质、价值取向和思维方式等是场所文化的核心,其本质是一种人文环境和文化氛围。在这种由民警和戒毒人员自己为主体营造的人文环境和文化氛围中,有监所、医院、校园、社区等多重场所特色的人际关系、生活方式以及由民警、戒毒人员参与的戒治活动和文化设施会作为戒毒场所文化的主要特征充盈在各方面建设中,从而使得场所的戒治工作更富有生机和活力。

  三、场所文化建设的功能

  1.提升素质。场所文化的功能,不是直接可以触摸的到的,然而生活在戒毒场所之中的民警和戒毒人员,时时、处处可以感受得到。它能促进民警职工、戒毒人员文化素质和道德修养的不断提升。

  2.重塑人格。文化对个体起着塑造人格、实现社会化的作用;对团体起着目标、规范、意见和行为整合的作用。在场所中,对民警而言,文化活动不仅能让大家达成共识,更能给各自彼此了解、熟悉的机会,对培养团队精神、合作意识、坚忍不拔的意志力、拼搏精神,是不可或缺的手段与方式。对戒毒人员而言,以民警或外聘人员为主导的文化活动中,能让他们感受到一种正能量的传递,帮助他们摒弃原有的错误认识,从对民警的人格认同引发自我思考和人格改变。

  3.规范行为。文化具有引领人的思想意识、规范行为的作用。场所文化建设就是要对民警、戒毒人员的行为进行调整和统一。戒毒场所通过约定俗成、制度制定、正性激励等,规定文化执行主体,即民警、戒毒人员的行为界限,形成普遍的行为习惯。

  四、场所文化建设的实现途径

  1.完善戒治文化顶层设计。著名教育学者肖川曾说过:“观念改变,行动改变;行动改变,命运改变”。这句话的意思是说,要用思想去重塑戒治行为。要完善文化建设的指导思想,通过加快文化硬件、管理和戒治制度的建设进程,在转变戒治观念、优化戒治环境、搭建戒治文化平台、强化文化建设保障等方面下功夫,打造在行业内有影响力的文化品牌,实现文化特色、文化自信。同时,考虑戒毒规律、戒毒人员属性和整体戒治工作的需要,谋划、设计文化建设纲要,以区域性、阶段性文化,潜移默化影响戒治工作。

  一是在隔离观察治疗期以医院文化为引领。此阶段,戒毒人员处于身心的调整期,一方面,急性脱毒后的戒断症状和稽延性症状还较明显,另一方面,刚入所的戒毒人员对新的环境和被强戒的事实还存在否认、愤怒的情绪,因此,在文化建设方面,应考虑戒毒人员身心特点,突出其病患的属性。具体说,在物质文化建设方面,包括治疗环境、治疗设备、队容队貌等。安全、便捷的治疗环境;功能齐全、人性化设计的设备设施;醒目、独具特色的外观形象和标识等。这些既能为戒毒人员提供良好的治疗条件和环境,又能给民警提供轻松愉快的工作环境。制度文化方面,包括管理体制、规章制度、戒毒守则及治疗目标等,它是戒治工作价值观、道德规范、行为准则的具体反映。行为文化方面,包括民警的工作水平、言行举止,戒毒人员的精神风貌、行为规范等。良好的民警治疗行为能够使戒毒人员对民警产生信任感,对场所产生信赖和认同,建立起良好的戒治关系。精神文化方面,包括场所价值观、戒治理念等。精神文化是民警和戒毒人员共同遵守和营造的文化核心。在戒毒人员入所的最初阶段,让他们意识到戒毒所与普通监所相比更具治疗意义,就会产生强有力的规范和自律作用,凝聚士气。

  二是在身心康复治疗期以校园文化为引领。此阶段,一方面,戒毒人员已对现有环境熟悉,开始对治疗具有一定期待感,另一方面,民警对戒毒人员的治疗已全面铺开,进入关键时刻。因此,在文化建设上,应突出矫正和治疗属性。在物质文化方面,以引导性的环境设计为主,如对环境的美化、建筑结构艺术、所区中寓意着矫正及激励戒毒人员改恶向善的文化墙、图书阅览室、体育运动场地等的建设和完善。在制度文化方面,建立以正、负性激励为主要内容的考核、晋降期制度,督促戒毒人员积极参与戒毒治疗活动。在行为文化方面,开展贴近戒毒人员的文化活动,培养积极向上的生活情趣为主要内容,由内而外矫正戒毒人员不良行为习惯。在精神文化方面,建立“五叶锦”戒毒文化。五叶锦(又名爬山虎)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一方面,五片叶子代表着生理、心理、认知、行为、劳动五种治疗方法,五种方法综合发挥作用,实现戒治功能;另一方面,其向上攀爬的生命力鼓励戒毒人员向更高的层次和戒毒目标不断努力。

  三是在巩固提高治疗期以社区文化为引领。此阶段,一方面,戒毒人员的治疗有了一定效果;另一方面,他们有着强烈的回归社会的心理需求。因此,在文化建设上,应突出社会化属性。在物质文化方面,应在大队环境布置上以开放的,自我主导的方式,让戒毒人员自行设计,显现家庭的温馨和活跃。在制度文化方面,突出戒毒人员自我管理,尝试让戒毒人员参与内部事务的管理,为大队建设献计献策。在行为文化方面,鼓励戒毒人员积极参与公益性活动,比如所内公益性劳动,活动范围也可以逐渐扩大。在精神文化方面,可以通过有条件地向社会开放的方式,让社会上更多的人了解戒毒,并且支持和参加到戒毒文化的建设中。利用社会资源开展社会化教育,为戒毒人员回归社会储备技能性知识;组建戒治宣讲团,以所内外宣讲的形式,强化戒毒人员的戒毒信心。

  2.建立戒治文化主线。建立以“信”为主线的场所文化。通过对信德文化的宣讲和实践,能够唤醒和重塑戒毒人员的主体意识、生命意识、责任意识、情感意识、规则意识,进一步端正戒毒动机,坚定戒毒意志,摆脱心瘾控制,促进自我改变。

  一是在戒毒的初级阶段,以建立戒毒信心为主线。“立信”,出自《史记.商君列传》徒木立信的故事,商鞅变法,恐民众不服,于是在城门立了几根木柱,宣称谁能将木柱移走,就奖励黄金百两,民众观望不信,后来有人尝试移走木柱,果然得到了赏金,民众认为商鞅信守承诺,对变法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在隔离观察治疗期,提倡“立信明志”,就是要戒毒人员能够庄重许下戒毒的承诺,树立戒毒信心,明确戒毒目标。要通过参加队列训练、践行一日生活制度,逐步规范行为;要通过参加入所教育学习,撇清戒毒道路上的思想障碍,逐步明确自己的戒毒计划;要通过练习太极拳、八段锦、广播操、慢跑、俯卧撑等,逐步恢复身体机能,减轻或消除戒断症状;要通过参加正念减压训练、情绪控制训练,学会应对不良情绪,提升心理能量,为后期戒毒打下积极的心理基础。

  二是在戒毒的中级阶段,以坚持信念为主线。“执信”,出自《左传.襄公二十二年》“君人执信,臣人执共,忠信笃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本意为秉持信义,引申为坚持信念,执着于信念。在身心康复治疗期,提倡“执信力学”,即秉持戒毒的信念,提升戒毒动机和技能。要通过持续践行规章制度要求,自觉约束言行,保持良好的作息习惯;通过学习成瘾者认知行为重构、道德、法律等课程改善认知结构,修正成瘾思维、感受和行为;参加职业、创业教育和康复劳动,培养劳动观念和生存技能;参加运动康复训练全面提升力量、速度、耐力等身体素质;参加动机晤谈、正念防复吸、系统脱敏等心理团体训练,坚定戒毒动机和信念,提高戒毒拒毒的技能。

  三是在戒毒的巩固阶段,以信守承诺为主线。“守信”,出自汉刘歆《遂初赋》“求位得位,固其常兮,守信保己,比老彭兮”,意为保持诚信,遵守信约。在巩固提高治疗期,我们提倡“守信笃行”,即坚守戒毒的誓言和承诺,努力践行戒毒行为。这个阶段的戒毒人员即将结束强戒所的生活,回归社会去应对复吸风险,必须坚守戒毒信念,牢固掌握戒毒技能。因此,在这个阶段,要继续参加各项戒毒技能的训练,巩固成果;参加出所教育课程,思考制定回归计划;参加书法、绘画、健身等活动,培养积极健康的爱好;建立与戒毒康复中心等社会戒毒机构的联系,掌握规避复吸风险的救助途径。

  3.文化建设中的知行合一。在戒毒场所文化建设过程中,无论是文化传承、文化创新,还是践行场所文化,人始终是最重要的因素。

  首先是“知”,即民警、戒毒人员对场所文化的认知认同。一方面是对场所文化在场所建设发展中作用和意义的认知,另一方面是对本所文化内涵的认知。在认知的基础上,实现民警、戒毒人员的文化认同。只有认知而没有认同,就不会有文化主体的自觉行为。要实现文化认知认同,就必须进行有效的宣传教育,营造良好的文化氛围,在潜移默化中逐步达到认知认同。

  然后是“行”,即积极践行场所文化。荀子曰:“知之而不行,虽敦必困”。要搭建平台, 助力文化活动开展。一是要根据戒治工作特点,定期举办“文化月”活动,开展主题演讲、文艺联欢等文化活动,组织球类、棋牌类和户外拓展类文体娱乐活动,丰富民警、戒毒人员文化生活。二是要鼓励组建文化兴趣团队,打造民警和戒毒人员文化品牌,实现文化的“传、帮、带”。要强化保障,完善文化活动阵地。要加大对场所文化建设的人、财、物投入,逐步完善和建立文化沙龙、大队荣誉室等戒治文化功能设施,建设文化长廊,布置励志向上的书画、摄影作品和名言警句,利用网媒、报纸、墙报等媒体的宣传作用,展示戒治文化,聚焦场所文化正能量,使民警、戒毒人员置身于浓厚的文化环境中,激发活力。

  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课题组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